畢業之後,熟悉的規律也因此起了一項重要的變化。

 但對我,只有一件事不曾改變。

 那就是只要我有時間,就會跑來他家看看有沒有什麼新的作品。

 

 「我覺得你寫的故事真的是越看越有意思。」

 「是嗎?我怎麼看都覺得還好。」

 「那就代表你又進步啦。」

 

 唉呀!他笑了。

 

 小晨是我從小到大的玩伴,他對寫做非常的有興趣。諷刺的是,他從來沒有喜歡過他自己的作品。

 說實在的,小晨對於寫作真的非常的有才華,只是他似乎還沒發現。

 

 「小晨,我看過你所有的故事,好像還沒看過你以感情為題材寫過故事,你沒想過嗎?」

 「我又沒經驗,怎麼有辦法寫得出來。」

 「也對啦。」

 「對了,啊宏,你在不回家就沒車了。」

 「這麼晚啦!我得走了。」

 「掰掰。」

 

 其實,我會說他有才華是有原因的。

 我本身是有在某家出版社工作,所以看過不少的作家寫過的作品。但目前為止還沒有人能夠寫出一種吸引力,這是比較可惜的。

 人在看一個故事通常是因為想知道接下來的發展,但小晨寫的故事會讓人有一種臨場感,感覺你就是那故事中的主角,好像可以深刻的體會到故事中的每個角色的想法。會讓人在閱讀時忘記有時間的存在。

 但我在想,如果只有我有這些感覺的話,那就沒意義了。所以我做了一項測試。

 我沒有經過小晨的同意就擅自把小晨寫的一則故事拿給出版社的其他人閱讀,我 一點也不需要擔心,因為我對小晨的作品非常的有信心。

 果然,不出我所料的,小晨的作品在出版社或得了廣大的好評。

 而出版社的前輩也分分建議我帶小晨來出版社做一次機會性的面談,如果結果是好的話,有可能就能馬上出書。但前提是,我該如何跟他說呢?

 

 這也是我這陣子一直在煩惱的事,明明是好事,但我確沒辦法向他說,為什麼?

 

 

 已感情為題材是嗎?其實要我寫也是可以,只是我不想在沒經驗的狀況下寫。

 其實我是可以跟阿宏說實話的,只是我不想讓阿宏知道我太多的想法。

 

 阿宏是我從小到大最重要的朋友,其實我會想開始寫作也是受到他很大的影響。而這件事我從來也沒跟他講過。

 以前,我父母常因為工作的關西,使的我們家時常搬來搬去的,少算起來也搬過二十幾次了,每次搬家我就得跟著轉學。久了之後,我也就不知道該如何交朋友,直到他的出現。

 

 經過了一段的不穩定後,我爸媽終於決定就此訂下來。道處轉學的日子,也就跟著平息了下來。我幾乎快要忘記,在同一所學校待上一整個學期是個什麼樣的感覺了。

 就在我終於平息下來的時候,他出現了。就像是上天刻意的安排一樣。

他當時跟我一樣是個轉學生,而且他一眼就認出了我,並主動跑過來跟我說話。

 

 他說他是我之前就讀過的某間學校的同學,他還說當時的他是個國文小老師,當下的我還不明白他跟我講這些話的用意,直到他從書包拿出了一本作業簿「這是你當時交的作文簿,我覺得你寫的作文非常有意思,你還有寫其他的文章嗎?」

 就是那句話給了我之後寫作的動力。

 我從來沒有喜歡過我自己的作品,因為跟實質的命運比起來真的是差強人意。我換過十幾所學校,確有辦法跟他在撞上面,我真的很高興。

 當然,這些話我從來沒有跟他說過。

 我覺得沒必要,我會把所有想對他說的話寫在我的故事中,只希望他能夠從繁雜的文字中看出我想表達的訊息。

 只是

 最近發現,我好像是因為他才開始寫作,是他給了我動力。因為我有話想對他說,我才會擁有源源不斷的創造力。

 但是當我不斷寫作的同時,我們之間的距離也一天比一天來的遙遠。我把我想對他說的話都寫在故事中,使的我在面對他的時候,話變的越來越少。

 

 但是讓我最煩惱的還是,你有注意到我真正想說的話嗎?

 

 曾經聽過一段話是這麼說的「重要的話就是應該要當面說,看著對方的眼睛,認真的說。」但是有些話就是沒辦法當面說。

 

 但是如果他真的沒有注意到我隱藏在故事中的話呢?

 我該怎麼做?

 

 「那就直接用嘴巴說出來阿。」

 「!?你剛說什麼?」

 「嗯!不好意思,我是在自言自語。」

 「自言自語?」

 「因為你寫的這篇故事中的女主角跟我目前遇上的問題蠻像的,所以不由得就開了口。」

 「笨蛋。」

 「但是我說的也沒錯啊,不說出來,誰會知道嘛。」

 

 是阿,妳不說出來,有誰會知道。

 

 「如果故事中的男主角發生什麼事的話,那起不就變成了終生的遺憾了嗎?」

 「你想的也太灰暗了吧。」

 

 或許吧,或許真的會變成一種遺憾。

 

 那如果不是不說,而是不能說,或是不知道該如何說呢?

 那一刻,他給了我一個答案;他的確有注意道那些故事中的話,但他並不知道那些是我想對他說的話。

創作者介紹

寧靜中的世界

Legen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